• 承德乡下,快乐的夏天_新闻频道_东方资讯

  • 发布日期:2020-08-20 18:4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快乐的夏天

○常胜春

太阳还没升上山顶,我们的牛车已经出了县城。路边茂盛的青草挂满露珠,牛不时地探头将青草掠进嘴里,慢慢咀嚼。

坐在左边车辕的舅姥姥喊牛:“哒哒”。

右边车辕坐着舅姥姥的外甥女,我叫二姐。两个人无视四周的景色,专注拉家常。

田野安静,空气弥漫着青草的味道。一人多高的玉米、高粱跌宕起伏,染绿了大地沟谷。远山,草浅绿,松林黛绿。松尖最先披上阳光,叶子上的露珠熠熠闪烁,折射出万点金光。阳光普照,大地绿得滋润。我无意识地回头看太阳,耀眼的阳光刺疼了眼睛。我“啊”了一声,声音被庄稼吸走了。

我妈说:“十一岁,可以出去闯荡了。”我搭上顺风牛车,开始了小学三年级暑假的夏日游荡。

花开有声 摄

牛车拐过山弯,大地突然改变了颜色,一片金黄簇拥着一片金黄。金光灿烂,喧哗热烈,浩浩荡荡,漫无边际。我惊呼:“啊!向日葵。”向日葵吐着黄色花蕊,展开黄色花瓣,庄严列队,昂首向太阳。

我这一声“啊”,舅姥姥听见了:“喊什么?老实坐着。”舅姥姥又喊牛:“哒哒”。

向日葵张开笑脸,舞动身姿,散发出醉人的馨香。千万只金色蜜蜂纷飞舞动,让人眼花缭乱,“嗡嗡嗡”鼓动着耳膜。我被盛大的金黄逼压的有点头晕目眩。大地在舞动,旋转,我们被淹没在金色的海洋......

舅姥姥终于忍不住说:“看这黄的呦,啧啧。”

二姐说:“今年的葵花比去年种得多。”

一切?的猝不及防,冲击了我的视觉,改变了我对绿色主宰世界的认知。从那时起,我慢慢读大地,大地承载万物......

东方摄

牛车走了几十里,来到东沟门二姐家。村里有十来户人家。有几个小孩找我玩,友好地围着我转。我问山里有什么?他们争先恐后地回答:有蛇、兔子、山鸡;有狐狸、獾子、狍子;有榛子、山枣、蘑菇......村里?有学校,要到几里以外的学校上复式班,一个教室有三个年级,一个老师。下雨,河水上涨,老师背学生过河。

他们问我大阁县城有什么?眼神充满期待。我说:有商店、学校、电影院......我家对门有个北京女孩,放暑假来奶奶家玩,我爱听她讲北京的事儿。她说,想登上山顶拿棍子把天捅个窟窿。我们一起哈哈大笑。

最有意义的劳动开始了,我们几个小孩上山帮着二姐抱倭瓜。路太远,瓜太重,有人提议把瓜放地上滚,我们采纳了。

二姐说:“瓜皮都磨破了。”

我们不管那些。红红绿绿的倭瓜竟然在院子里垒起一面彩色的倭瓜墙。我困惑,这么多瓜怎么吃得完?原来,瓜籽卖钱,瓜喂猪。常想起那几个小孩和那面倭瓜墙。他们一定去过县城或者走得更远,但是,不会轻易离开世世代代依附的土地。

邵百伶摄